【鸣佐】假戏真做 02

月月月半:

影帝鸣X180小明星佐


鸣佐演大尺度文艺片然后假戏真做的故事


OOC   深夜放雷






佐助换好浴袍化好妆走去片场的时候,清晰的听见周围此起彼伏的吸气声,还有一些压低声音说着“腿玩年”之类话语,这让佐助稍微觉得有点不自在。


 


他现在身上除了一件番茄胖次以外只裹了一件轻盈的真丝浴袍,浴袍的领口大大的张开至肚脐,露出大片白皙结实的胸膛,胸前两粒桃粉色的红缨在蕾丝边下若隐若现,腰间由一条腰带打了一个宽松的结。浴袍长至膝盖以外,在行走中不断向后拂动摇摆着,露出漂亮白皙修长弧线优美的长腿。佐助体毛很轻皮肤又白,整个人都如同行走的白玉般发着光。


 


这个时候鸣人冲了上来,他双手按住了佐助的肩膀,微微倾身遮住周围的目光,真诚又兴奋的说道:“佐助你真好看!”


 


佐助抬头凝视了会鸣人的蔚蓝清澈的眼睛,突然就放松了紧绷的身体,轻笑打趣道:“我可是男人,鸣人老师!”


 


鸣人嚷嚷着回道:“男人怎么了!男人也可以很好看啊,我就觉得佐助你长的比小樱好看多了的说!而且叫我鸣人啦,小佐助你还是太生分了!”


 


“闭嘴鸣人,刚刚就因为太唠叨被佐助的化妆师赶出来了,现在又开始了,你也不怕吵到人家孩子!而且小樱可是听见了。”卡卡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樱色短发手里抱着厚厚剧本的年轻女人。


 


那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女孩子在冲佐助腼腆一笑后,一转身面色狰狞的举起手上厚如板砖的剧本朝鸣人背后狠狠的砸下去,而且看她的摸样原本的目标应该是鸣人的脑袋,不过迫于身高只能退而求其次的选择的背后。


 


顿时片场传出轰咚的一声巨响,佐助顿时有点牙酸,看着追着鸣人把鸣人打的抱头鼠窜的女子,佐助由衷的生出了一股敬畏之心。


 


卡卡西倒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他点燃一支烟夹在手指中,偏着头对着佐助说:“别理他们,他们一起长大的经常这样闹着玩。”佐助回想了下刚刚不断由击打发出的巨响声,对这句闹着玩持保留意见。“不过你确实不用对鸣人太生分了,要知道接下来你几乎所有的戏份都是和鸣人的,而且你们会有大量的亲热戏,我希望你们能够尽快熟悉起来甚至亲密起来,哪怕是暂时的。”


 


佐助无声的点点头,这次确实是一次磨练演技的好机会,他不想因为一些无聊的羞耻心而丢失掉他,更何况,他是小叔叔介绍进来,他不想让他失望。


 


卡卡西看着佐助变得有些严肃的脸,突然笑了小,“别紧张,带土之前可是在我面前夸了你不少,为了给你争取到这个机会还精分了你之前好几个角色表演给我看诠释你的演技,我相信能被他这么花费心力的人一定是很有实力的,你可以演好他。”


 


佐助感觉心被捂的温热,他扬了扬眉,又是平时冷淡又骄傲的摸样,“我不会让你后悔的!”


 


卡卡西深吸了一口烟,手指弹掉烟灰,“行,我期待着。”他转头朝着还在玩着追击战的两人喊道:“别闹了,鸣人回来开拍了!”


 


佐助率先棚里摆放的沙发上等待着鸣人过来,接下来他们第一场的戏份就在这个小小的区域里,佐助在沙发上挪动了几个,调整到一个最舒服的位置 ——他在思考如何在这一小段戏里更好的诠释老板顾昕。


 


鸣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他头发有点凌乱,但是妆容和衣服都还完好,看得出来之前的打闹很有分寸,佐助总算相信这个确实属于玩闹范围了,佐助内心腹诽了大影帝的平易近人,但是想想爱追狗血偶像剧的演员,估计也高冷不到哪去。


 


鸣人扒了扒头发,冲佐助笑的爽朗:“有没有吓着你啊佐助,其实我就是和小樱闹着玩的,哦,对了,其实小樱就是我们这部戏的编剧来着。”


 


这点倒是出乎佐助的意料之外,但是这没什么。但是佐助看着鸣人,眼前这个人高大帅气,爽朗阳光,一头金色的头发在人群中夺目闪光,他很难想象鸣人饰演贺宣的样子,那样一个胆小懦弱,内心又极其阴鸷扭曲的一个人。


 


但事实说明鸣人拿下那么多奖项确实名副其实。


 


在卡卡西喊开始以后,鸣人的气质瞬间变了,他垂下眼角,唇线磨平,眉头轻微的蹙起,眼神不断在地上发散的游走着,笔直的背微微佝偻着,左手虚握着拳头,右手神经质的不断在衣角摩擦揉捏着,哪怕身穿着昂贵的西服也掩盖不了他被社会被时光压迫到窒息的失败者气息。


 


这个贺宣第一次对顾昕产生性幻想,他一边幻想着自己变身成功人士穿着定制西服高高在上,平常颐指气使高傲的上司只能脆弱的穿着一扯就开的浴袍躺坐在沙发上对自己予取予求,另一方面他又是不安焦炉,内心充斥着现实生活中对老板的余威和对自己的憎恶,这个阶段的贺宣还是清醒的,正是因为清醒才更加痛苦。


 


佐助几乎立马就感受到,眼前这人不是鸣人,而是贺宣。他心中产生由衷的敬佩的同时,更加汹涌澎湃的一股战意,一种想要飙戏的冲动。


 


佐助手肘撑在了沙发的扶手上,手掌托着脸,似笑非笑的朝着鸣人说道:“怎么了?坐啊!”


 


这个时候的贺宣幻想中的顾昕还是最贴近现实中的他,他高傲又慵懒,对着贺宣始终是一种若即若离戏耍的态度。佐助一边这么思考着,一边努力的回想着家中养的叫饭团的猫咪的日常姿态,努力做出那种慵懒又优雅的样子。


 


鸣人如同剧本说的那样听话的蹲下身在地上坐了下来,他不敢和沙发上的顾昕靠的太近,甚至不敢抬头看他。


 


得,重头戏来了。佐助暗暗嘀咕着,但是还是做出一种调笑的摸样,交叠的双腿分开,抬起右脚挑起鸣人的下巴,压低着声音用一种绵长勾人的语调说着台词:“想要我吗?”


 


鸣人的眼睛一瞬间变得赤红,那瞬间佐助真有一种他变成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一般,他心头一跳,下意识的就想缩回脚,但是大脑下一秒便反应过来这是在拍戏!心里懊恼的想着要糟糕却没想到鸣人眼疾手快的伸手抓住佐助纤细的脚踝,那力道大的佐助隐隐发疼,鸣人眼底猩红的睨了一眼佐助因为张开腿而露出的点点春光然后迅速的缩回眼神,他充满暴戾的眼瞳慢慢平静下来,原本握紧佐助脚踝的手也一点一点的放松力道,最后他双手托住脚,低头落下了一个虔诚的亲吻。这个吻代表着贺宣所有的情感,是爱也是懦弱。


 


佐助握拳撑着脸颊似满怀赞赏又似索然无味的看着面前的人落下的亲吻,这个时候的顾昕还是冷淡的,他即觉得这个人愚蠢至极又觉得他有趣至极,他想试探他,逗弄他,并以此为乐。佐助可以体会到戏中顾昕的感觉,这是个过于成功顺畅而冷漠至极的男人,他高傲且自私,并对此毫无在意。


 


随着导演的一句“卡!”佐助来剧组的第一场戏总算是告终了,他迅速的站了起来,天知道刚刚那个故作的闲适姿势让他有多不舒服,他看着迅速从畏缩颓然一秒变脸爽朗笑容的鸣人,一时心里有点复杂,他小声说了句:“刚才谢谢你了。”


 


鸣人闻言一脸的受宠若惊,他结结巴巴半天才吭了句“没,刚刚捏疼你了吧,对不起我太入戏了。”


 


“没事,我又不是娇弱的小女生。”佐助不以为然的撇撇嘴,他总觉得鸣人似乎过于照顾新人导致有点把他当成易碎品了,然而事实上真的要打架鸣人还不一定能打得过他呢。


 


鸣人抓了抓脑袋,一脸困扰的耿直:“哎,不是,佐助我没把你当女生啊,就是看到你就忍不住想照顾你来着。”


 


原本颇有些调戏味道的话语被鸣人这张耿直脸说出来显得格外正直,佐助想真不愧阅偶像剧无数的人的自我修养,日常说话也是非常撩了,但是对他这么个大男人说也是非常浪费了。所以他只能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来表示回应。


 


在两人低语的时候,卡卡西和小樱走了过来,小樱面色绯红,双手捏着怀里的剧本咯吱作响,她一看见佐助便兴奋的迎了上去,开口便是语无伦次时不时还发出尖叫的话语,“佐助你演的太好了真的!啊啊啊啊,这就是我心中的顾昕啊,这就是我写的时候脑补的顾昕啊,选你真的选的太对了!”


 


小樱说到后面激动处忍不住想要冲上去拥抱佐助,被一旁从佐助被夸就一直得意洋洋脸的鸣人一脸警惕的给拦了下来。


 


“小樱我和你说夸就夸了,毕竟小佐助就是那么厉害嘛!夸他就是应该的就是政治正确的说!但是好好说话别趁机会吃佐助豆腐的说!”


 


佐助挑眉看了看鸣人紧紧的搂在自己肩膀不置可否,事实上除了家人以外这么被护犊子一样的保护还是头一次,但是意外的感觉挺好,总觉得粉的程度可能要多了一点点的,即将升级为真爱粉了。


 


小樱白眼着对鸣人比了个中指,懒得和他纠缠,转头对着佐助说道:“佐助我刚刚和卡导商量,觉得你和鸣人的戏剧化学反应特别棒,想给你这段后面加一场戏。”


 


“加戏?”佐助把目光对向了卡卡西。


 


一直处于吃瓜状态的卡卡西总算回归了导演模式:“嗯,加下来你只需要将脚踩向的裤裆,用力碾压过去几次以后,说句‘越来越硬了,怎么,被我踩就真的这么舒服吗?’以后鸣人嗯一声以后你继续踩两下然后鸣人低头不断喘息然后闷哼一声假装射了就行。”


 


佐助瞠目结舌的看着一脸平静用着“今天的天气真好啊”的语气说完如此大尺度话语的卡卡西,面上努力保持平静心中却倒吸一口凉气,这加的都是什么羞耻的戏份!但是看着卡卡西一脸平淡的样子佐助又觉得似乎是自己太大惊小怪了?这是在正常不过的?


 


佐助将视线转移到小樱和鸣人的脸上试图寻求共同感却看见他们一脸的波澜不惊。佐助开始在内心检讨自己是否太过大惊小怪。


 


“有问题吗?”卡卡西问。


 


“没问题。”佐助摆了摆手,反正为不过是做做样子,不用太较真了。


 


“行,那就开拍吧!”


 


叫来化妆师给鸣佐两人补了个妆,佐助正准备回到沙发上时被卡卡西拉住了胳膊,佐助疑问的回头,卡卡西认真而严肃的叮嘱着,“待会记得真踩,用力踩,别客气,踩到他硬为止。”似乎看着佐助脸上写满了WTF,卡卡西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别担心,我会清场。”


 


.........................


 


这件事的问题根本不在清场上吧!




TBC


本以为会写到假车的我还是小看了自己的罗嗦程度,从11点写到2点才提到一点,下章假车


明天(好吧都凌晨了其实是今天)有时间就更掉马史

评论
热度(310)
  1. 非鱼月月月半 转载了此文字
©不醉长痴 | Powered by LOFTER